聯合報社論/史上最黑「教育布」 遮掩多少黑手

2018年05月13日     檢舉

台大昨天召開臨時校務會議,表決通過決議,要求教育部盡速聘任管中閔。 記者鄭清元/攝影

台大昨天舉行臨時校務會議討論是否重啟校長遴選,經表決,以七十六對四十三票決議維持既有立場,要求教育部應依《大學法》等規定處理該校遴選結果盡速發聘。此一結果,說明台大拒絕接受教育部的行政威嚇,更無畏政治力量連番的介入。對於台大這種堅守學術自由與校園民主的精神,我們表示敬意;也要求教育部必須做收拾殘局的準備,不可把整個政府捲入風暴。

教育部四個多月來不眠不休的拔管「大業」,使盡所有的招數,卻仍無法讓台大就範;說穿了,原因就是它的手段太狠,而所持的理由卻絕不相稱。蔡政府上台後,不論是凌遲軍公教、婦聯會、救國團,或者奪取文化總會、國民黨黨產,無不手到擒來。如此推土機般得逞的威權氣燄,也許讓民進黨覺得整個國家都是自己所有,要取便取,要拿便拿,不必顧及觀瞻,也不必考慮人民的感受。它今天以同樣的鴨霸嘴臉對付台灣首屈一指的大學,不惜把高等教育的尊嚴踩在腳下,把自己追求過的校園自主承諾推入泥淖;但這種粗暴手段,顯然過不了台大人這一關。

事實上,就在台大臨時校務會議前夕,正當行政院徐國勇無的放矢地指控管中閔如何「違法」兼職之際;與此同時,行政院跨部會會議如何協助教育部羅織管中閔罪名的秘密,卻被立委赤裸裸揭開。其間最大的奧妙,並非管中閔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犯行,而是政府這麼大一群人四個多月的圍剿,其實找不到管中閔具體的違失證據;而反過來,這些官員為了避免自己的醜態曝光,竟將所有相關公文及會議紀錄列為「密件」,要求所有相關人等不得洩漏。

試想,這些時日以來,教育部陸續調查過管中閔出任獨董、論文抄襲、赴陸兼職等疑案,炒作得沸沸揚揚;然而,教育部最後給台大的函覆和給社會大眾的新聞稿,卻指不出任何一件他不配出任校長的具體違失。至此,教育部的自我防衛之道,只好把所有檢討會議紀錄皆列為「密件」,以遮掩其臭不可聞,並保護幕後各部會「剿管」黑手的醜陋名譽。可以說,從教育部把台大遴選校長相關紀錄列為「密件」的那一刻起,即宣告史上最黑的一塊「教育布」已經誕生!

立委有職責監督政府,但教育部卻以密件行文立委,其目的當然是意圖以「洩密罪」來箝制媒體和輿論。據看過密件的立委透露,當初蔡政府組「跨部會小組」調查管中閔「赴陸兼職」是否違法,但發現所羅列的卅多項疑點每一項皆依規定申請核准;其後,在某部會主導下,竟髮夾彎地轉回最初的「獨董」箭靶。荒謬的是,跨部會會議竟無獨董主管機關的「金管會」代表與會,也沒有具備公司治理專業的專家參加。

更可議的是,會議中不少人認為,教育部若駁回台大遴選結果即屬「行政處分」,因此應該給予當事人說明的機會,至少約談管中閔。然而,教育部最後發給台大的公文卻含糊其詞不談准駁,教育部長吳茂昆更否認該公文是「行政處分」,也宣稱沒有「拔管」。試問,這四個月風風雨雨,到底在演什麼戲?教育部不給管中閔說明的機會,又剝奪他和台大的訴願救濟權,就連已查無違法的部分都不願還當事人清白。最後,更佐以「密件」的招數,更證實教育部的心虛和無理。

昨天的台大校務會議上,文學院代表江文瑜發言要求儘速重啟遴選,以免使台大空轉。江文瑜這個名字,人們其實並不陌生。一九九八年吳敦義競選高雄市長,因為一捲變造的錄音帶被質疑有緋聞;當時對手謝長廷陣營就是靠著語言學教授江文瑜之「鑑定」認為錄音帶沒有剪接或變造,而以數千票勝選。

變造錄音帶曾偷走高雄市長,廿年後,史上最黑的「教育布」又將偷走台大校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