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女人的人生,要從四十歲開始

Life 哲學     2020年06月06日

如果把人的一生比做溪流匯入大海,那麼人生的前十年,是山泉叮咚悅耳的十年,

一個女人從出生開始,她便受到了這世上最多的疼愛,她從嚶嚶哭泣到牙牙學語,

從乳齒萌發到蹣跚學步,都有父母之愛無時無刻陪伴左右,呵護著她從一個嬰兒成長為一個女孩。

這十年,是懵懂的十年,是天真爛漫的十年,是人之初不斷與外部世界建立聯繫的十年。

這十年內,泉水匯聚成細細的溪流,從山上歡快流淌,路過花香與野草,濺起銀鈴般的泉音。

她與魚兒嬉戲,與蝴蝶打鬧,她蹦蹦跳跳的往前走,

不開心的時候,有母親的懷抱隨時可以依偎,累的時候,有父親將她抱在肩頭。

溪流細細的流淌,人生步入第二個十年,這十年,是一個女人建立自我的十年,是她從情竇初開到認識真正的感情,

是她從被動的依附到獨立思考的十年,這十年,她建立了更豐富的自我認知,也試圖去看透生活的本質。

她沉迷在學習的海洋中不斷成長,她陷在對生命和宇宙的好奇中試圖理解。

這十年,她迷茫無措,她非黑即白。

從十歲到二十歲,是世俗的人們所認為的一個女人最寶貴的十年,

這十年,她們青春美麗,嬌憨可愛,青春值得一切最美好的語言去讚美。

但是這不是女人人生真正開始的十年,因為在這十年內,女人還處在青澀懵懂的階段,她對自己的認識還不夠清晰,她的各種觀念還不夠成熟,她對父母親情的理解還不夠深刻,她對家庭的認識還很片面,她對世界的看法還停留在表層。

這十年,溪流迂迴婉轉,路上風景奇絕,但也岩石叢叢,時而眼前突現絕壁,但溪流不顧阻礙,磕磕碰碰的在山間流過。

這十年內,女人要面對誘惑,經歷考驗,需要經過慎重的考慮和選擇,才能在未來走的更好更穩。

轉眼三十已到,一個經歷了愛情的甜蜜和苦澀的女人,一個經歷了職場鬥爭的女人,她開始明白生活中總有灰色的地帶,她開始重新認識善惡是非,她漸漸接受了社會的不公,她孕育了新的生命,開始理解父母的不易,

這十年,是一個女人奉獻的十年,也是一個女人由於身份轉換而手忙腳亂的十年,她照顧孩子,看顧家庭,她的生活中充滿瑣碎的事務和角色轉變帶來的新鮮感。

她看著兒女一天天的長大,看著父母一天天的老去,看著自己剛剛起步的事業,她不得不面對生活的考驗,肩負起兼顧上下的責任,這個時期的女人,她們開始擔心歲月的痕跡,也開始感受生活的壓力,她開始懷念青春,感念父母。

而當一個女人到了四十歲,猶如小河流慢慢的匯於大河,趨於平靜,她兒女初長成,事業漸漸達到穩定,她在女兒,妻子和母親的身份里自由切換,遊刃有餘。

一個四十歲的女人,不必再囿於家務和兒女,她在家庭之餘,開始有了更多的意識去審視自我,並且最終回歸自我,這個年齡的女人,對生活淡然處之,她重拾了少年時代的愛好,按照自己幼時的理想去打造自己的生活。

她不僅僅為家人而活,更多的開始思索自己的意義,她約了姐妹去下午茶,她閒暇時拿起了丟棄多年的畫筆,她像二十歲時一樣享受生活,但她不再擔心未來,也不再糾纏過往的種種。

四十歲的女人,從內而外散發著成熟迷人的氣息。

她雖不再青春,但也不失可愛,她雖不再年少,但也心懷赤誠。

她眼角的皺紋,是她多年的閱歷和財富,她優雅不做作,穩重不驕矜,她滿心的接受這世界的一切,並報以溫暖的微笑,她以自己的力量,溫柔著星河變換。

歲月的河流潺潺流過,不懼怕礁石也不躲避懸崖,以包容的姿態潤澤著她經過的每一寸土地。

一個四十歲的女人,她完全褪去了青澀和迷惘,她坦然接受了歲月的饋贈,

她初步勘破了生命的真諦,她灑脫自信,她珍愛生活。

一個女人的人生,如果說從出生起得到了萌芽,那麼在四十歲時,完成了她人生中最完美的蛻變。

四十歲是她真正開始由內而外接受自我,完完全全從靈魂升華到屬於自我的年齡。

從此以後,她將真正笑看歲月變遷,風雲變幻,她將在漫長的生命之河中真正找到自己的意義。一

個女人的人生,從四十歲時,才真正的開始她的旅途。